Loading… 傲林科技李欣:企業數字化轉型需要有頂層設計_TOM資訊_點對點集運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傲林科技李欣:企業數字化轉型需要有頂層設計

2021-03-17 12:01 TOM   

在社會發展中,人類總是在解決一個個難題中不斷開發新的技術,創造新的生產生活模式。如今,數字經濟時代到來,數字化浪潮席捲全國,企業的數字化轉型既是一個大命題,也是一個大趨勢。此時,新技術的研發和應用被寄予厚望。傲林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傲林科技)副總裁李欣認為,工業企業進行數字化轉型時,數字孿生等技術能為轉型提供更多可行性。

傲林科技李欣:企業數字化轉型需要有頂層設計

數字孿生賦能工業企業數字化轉型

隨着大數據、雲計算、人工智能等新一代信息技術的高速發展,我國已進入到數字經濟時代。數字經濟作為一種“變壓器”,為世界帶來了巨大變化,數字化轉型成為當今時代企業最重要也是最不可避免的命題。

眾所周知,中國是工業大國,是全球唯一擁有所有工業門類的國家。根據麥肯錫全球研究院數據,當前,我國泛工業領域佔中國GDP比重已高達52%,但工業企業仍處在數字化的初級階段。如果能將工業領域的數字化潛力全部挖掘出來,那所創造的產業新動能將是非常巨大的。

後疫情時代,各行各業已將數字化作為企業生存的最基本能力,在數字化轉型過程中,“降本增效”成為了被提及最多的優勢。在經濟低迷的壓力下,最需要“降本增效”的工業企業也逐漸意識到數字化的重要性,開始依靠數字化手段來提高效率,降低成本。

基於以上原因,傲林科技深挖工業領域數字化轉型價值空間,以“產業+技術”雙優勢為傳統工業企業的數字化轉型賦能,打造數字經濟時代產業發展的新增長極。

李欣介紹,當前企業數字化轉型可以説呈現出“百家爭鳴”的局面。在企業經營的不同環節,出現了多種切入點幫助企業進行局部優化。例如,在供應鏈環節,有供應鏈的數字化管理、採購的數字化預測;在生產環節,有工藝大數據分析、機器人、柔性製造等;在營銷環節有C2M(用户直連製造)等。雖然這些切入點都能在不同層面為工業企業帶來“碎片化”的價值,但傲林科技發現,這裏面缺少了一個整體協同的重要維度。李欣坦言,“企業做數字化轉型需要有頂層設計,對於工業企業來説,這個頂層設計的切入點就是經營鐵三角。”

傲林科技李欣:企業數字化轉型需要有頂層設計

何為經營鐵三角?李欣解釋道,供應上做數字化供應,銷售上做數字化營銷,生產上做智能生產,“將工業企業的產供銷三端做整體協同,形成良好閉環,由此才能幫助企業提升生產經營效率,達到整體上最大程度降本增效的目的。”

既然找到了切入點,那下一步該如何走,李欣用傲林科技的“數字孿生”解決方案進一步闡述,傳統意義上的數字孿生多指物理世界中實體數字化鏡像,根據這個思路,傲林科技構建出企業級數字孿生,將面向的對象,從實物變成人、事、物等要素組合成的企業組織體。

當傳統工業企業有了企業級數字孿生,就可以通過企業實體經營數據,來開展數字世界中經營行為的分析和優化,然後再運用到實際經營當中。“針對企業的經營、管理等綜合因素,進行統籌考慮和協同性優化,以此做到真正整合的總體優化。”

傲林科技李欣:企業數字化轉型需要有頂層設計

但同時,李欣也強調,企業級數字孿生一定要考慮到企業的多維度數據,對人、機、物、法、環、財等不同維度的數據進行全面採集和分析,才能真正實現企業級數字孿生的構建和運用。

完成轉型還需應對多重挑戰

如今,商貿、物流、金融、社會服務等領域有成熟的數字化轉型成果,如網絡購物、掃碼支付、電子政務等應用早已為社會大眾所頻繁使用。但對數字化程度相對較低的工業來説,數字化轉型的難度卻相對較大。在李欣看來,傳統工業企業進行數字化轉型,主要有在四個方面的挑戰和困難。

首當其衝就是數據問題。李欣認為,對於傳統工業企業來説,數字化轉型最核心的價值在於打通貫穿所有業務環節的數據通路。但目前,很多企業各個業務板塊的數據均不相通,數據價值無法充分釋放。這樣就導致了數據呈現碎片化狀態,支撐數據決策的“根基”不夠紮實。李欣表明,“只有打通企業內部的數據孤島,才能實現企業的數字化管理,“數字化轉型”才能真正為企業經營全局目標服好務。”

傲林科技李欣:企業數字化轉型需要有頂層設計

此外,數據的質量也給工業企業的數字化轉型製造了難題。李欣舉例道,如今許多工廠的數據流、信息流仍然依靠手動或半手動,需要機器設備運營人員或工程師從紙質文件或終端設備上填報和蒐集數據,然後將該信息加載到可以治理數據的計算機程序當中,“這種人工上報的方式,難免會出現數據誤差和不準確的情況。”

除了數據的問題之外,李欣還提到了技術能力問題,“中國有着最為龐大的工業體系,但是技術水平良莠不齊無時無刻不在制約着工業的數字化發展”。

當前,工業企業缺乏數字化技術的問題普遍存在。李欣介紹,有相當一部分企業仍處於自動化階段,傳統的自動化系統是缺乏對實時大數據的分析處理能力的,也無法對計劃外的變化進行智能的應對,出現問題仍需要靠人來處理。李欣建議,“數智化”是數字化的高級形態,工業企業要想完成全面的數字化轉型,應當增強對數據的分析和應用能力,在車間產線等生產流程的自動化之上,進一步提升到生產經營的智能化。

人員的觀念滯後也在影響着工業企業的數字化轉型。這種滯後表現在,企業對數據價值和作用的認識不夠充分。李欣坦言,很多企業的高層決策者會更加願意相信自己的經驗,而不相信數據分析,“領導層憑經驗決策還是基於數據驅動決策,這種觀念的不同是橫亙在轉型與不轉型之間的鴻溝。”此外,還有一些管理者,誤認為智能化決策輔助系統出現,,會弱化自己的職能和影響力。“其實, 智能決策輔助系統是企業管理者的好助手,而不是掣肘,更不是威脅”。

最後就是複合型人才的問題。由於工業行業的特殊性,要求相關人才既要有人工智能、大數據等知識,還要有豐富的行業經驗。但李欣表示,目前既懂信息化技術,又懂行業特點的複合型人才很少,也影響了工業企業數字化轉型的進度。。

政策“加碼”引領數字化轉型

其實,對於企業來説,數字化不僅僅是一項技新術,更是企業轉變思維方式和變革商業模式的強大助力,為企業進行組織、生產、貿易和創新提供了新的途徑。李欣認為,在數字化轉型的過程中,國家政策要發揮引領和推動作用,帶動行業主體站在更宏觀的角度進行全局審視和創新式思考,讓企業的傳統業務“軀幹”用恰當的方式插上數字化“翅膀”。

李欣強調,由於工業行業的數智化是一個集成式創新的過程,有賴於機器學習、大數據、物聯網等多項相關技術發展,因此,從技術方面來看,李欣呼籲各級政府能指導、支持行業主體加強對相關技術的研發,建立健全鼓勵持續投入的機制,為工業數智化提供堅實的支撐。

同時,複合型人才的培養也需要國家層面進行統籌,由國家有關部門加大對學科設置、人才培養方面的投入,這在整個工業數字化轉型過程中具有非常重要的意義。李欣介紹,傲林科技已與流程工業綜合自動化國家重點實驗室開展合作,將高校的科研優勢與企業的實踐有機結合,“我們希望有更多的企業開展這樣的探索,“產學研融合”,把人才培養的實戰性體現出來。”

在推廣應用場景方面,當前我國高度重視數字經濟,“十四五”規劃建議提出,加快數字化發展。發改委、工信部、國資委、網信辦等部委陸續發佈了支持企業數字化轉型的政策文件,我國工業數字化轉型迎來快速發展的戰略機遇期。李欣建議有關部門在抓好供給側能力提升的同時,能更注重需求牽引。對工業企業,特別是頭部國有企業和大型民營企業的數字化轉型予以更多的指導和資金支持,鼓勵龍頭企業打造一批標杆項目,通過自身示範帶動產業鏈上下游企業的升級。同時國家政策將為,

“這樣能夠讓更多的傳統企業應用數字化技術,從而加快形成規模化的數字化轉型市場需求,牽引供給側企業加大技術研發投入,形成良性循環。”

最後,李欣也希望除了傲林科技自身之外,業界能夠凝聚起行業共識,吸引更多院校和專家投入到數字技術的研究中,也吸引更多科創企業關注並加入到工業企業數字化轉型的賽道,用產品和服務為企業用户創造真正的價值。

李欣坦言,“傲林科技從創立之初,就始終緊密跟隨國家的政策導向,為工業企業降本增效貢獻自己的力量,也為行業和產業的發展創造更多的機會與空間。未來,我們願與國內科創企業一道,深耕研發與創新,以紮實的技術和產品服務我國工業企業數字化轉型,共建良好產業生態。”

 

責任編輯: WY-BD

責任編輯: WY-BD
廣告